英语母语专家为您的论文保驾护航

赴美留学与工作,一位医学女博士“乘风破浪”的科研经历

赴美留学与工作,一位医学女博士“乘风破浪”的科研经历

 

用英语在国外学医的成功法则

学医本身就充满挑战,而出国学医就更是难上加难。如果英语不是您的母语,那在国外用英语学医就更平添了一份阻碍。

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了这条路。

每个医学生都面临着学业压力、竞争、直面病人死亡以及情绪崩溃等等的严峻挑战。但作为一名国际学生,他们会面对更多挑战,比如:思乡之苦、文化冲击、语言障碍以及不同的沟通方式。

纵有上述种种挑战,还是有大量热情积极的学生选择出国留学用外语学医。绝大部分国际学生都是在英语环境中留学的。比较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主要有美国、英国、开设英语课程的欧洲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以及日益受欢迎的加勒比海地区。

 

目录

1 为什么要出国留学?

2 先学好语言

3 寻求海外医学类就业机会

4 用第二语言英语在海外就业

5 思乡情结、文化冲击和适应能力

6 融入本土、文化敏感度和职场文化

7 科学研究和论文发表

8 职业规划

9 结语

10 作者简介

 

为什么要出国学医?

为什么要这样选择?就我而言,我喜欢新的学习机会,拓展社交圈,并为实现将来在国外工作的目标建立起人脉。其他人这样做是为了去哈佛或耶鲁这样的名校学习,去梅奥医学中心或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这样的全球知名医院工作,或者是去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从事免疫疗法等高端医学研究。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我认识的大多数医生都认为,毕业后回国也好、留在海外也好,留学都给他们创造了更好的机会。毕业后选择留在海外的留学生,能够享受到远超国内的薪酬以及职业晋升机遇。毕业后选择回国的学生,则享受着高品质的生活,留学生涯让他们的履历锦上添花。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给谈谈留学的诸多挑战。我亲身经历了这些挑战,总结了克服这些困难的方法。

 

先学语言,好好学

在医学院第三学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决心出国研习英语。我对去美国学医并寻求就业机会一直很有兴趣,并意识到自己应该提高英语水平。 我来自哥伦比亚,母语是西班牙语,常常遇到(作为第二语言)英语上发音、拼写和语法的问题。为了实现学医目标,我选修了一门为期一年、有奖学金支持的英语课程。

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我在一所学院学习ESL课程,但语言学习不止于此。我把握机会参加迫使我不得不说英语的各种医学活动,还购买了英语原版医学书籍。这样,我就可以不断巩固我所学到的英文。

在课外时间,我也会确保自己参加既能练习英语又能进一步了解我所在国家的各种课外活动。参观博物馆,听音乐剧,参加其他文化活动,迫使自己锻炼阅读和听力。

毋庸置疑,在海外学习英语是医学生涯中的重要经历。它不仅让我每天都获得英语听说读写的一手经验,还让我对美国文化有了初步的了解。

 

理文编辑 – 友情提示: 之所以选择到国外学习英语,是因为我想寻找一个理想的学习环境。 如果选择出国学英语,您要尽量安排好时间参加能有效提升英语水平的各种活动。除此之外,要考虑在国外的时候参加托福考试,因为您在国外的时候英语能力可能正处于最高水平。不同的学校对托福成绩有不同的要求,把满分当做目标,您在申请大多数院校时就会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

 

寻求海外医学类就业机会

在医学院第四学年,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的体验。无论是作为一名医学生,还是以世界公民的身份,我都期待着自己成长。我得知,如果在大四期间到美国医院参加毕业实习,那我就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教育体系、临床实践和医疗技术。此外,在美国大城市参加医疗工作,我就有机会认识和照料来自世界各地的病人,并获得不同经验。我认为,海外工作经验这两个方面正是我期待的,因为对医疗工作来说,医学技能与“软”实力同样重要。

此外,我通过全球医学医疗教育交流服务项目(GEMx)申请参加了一个交换生的项目。全球医学医疗教育交流服务项目是外国医学院毕业生教育委员会(ECFMG)提供的一项专业服务,旨在外国医科毕业生申请美国研究生课程之前对其资历进行评估和认证。之所以选择全球医学医疗教育交流服务项目,不仅是因为我在哥伦比亚的学校是它的合作院校,而且还因为它和外国医学院毕业生教育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关系。

我获准参加纽约布鲁克林多信仰教会医院的内科交换生项目,在那里轮岗了两个月。 在此期间,我有机会学习临床诊断技能、医患沟通技能以及医学写作。尽管做好了准备,整个过程也很顺利,但对于母语不是英语的我来说还是很有挑战性。基于此,我开始意识到,在工作中使用英语将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理文编辑 – 友情提示:美国为大四学生提供了诸多医学选修课,但并非都适合您的职业发展需求。有些要求通过第一阶段考试;有些没有此项规定,但费用高昂。根据自身的资质以及财务情况选择合适的课程,并且可以询问GEMx。我对GEMx非常满意,我的课程费用也得到了落实。我只需要支付机票、住宿以及健康保险费用。 

 

用第二语言英语在海外就业

纽约是全球最为多元化的城市之一。在那里实习的第一个星期,我就对海外就业的挑战有了新认识。尽管任何一种语言都有公认的正式用法,但母语和非母语人士又会创造出数不胜数的新奇用法。无论是医疗术语的缩写、俚语,还是不熟悉的方言,都是我在正规教育培训中心没学过的新词汇和新口音。

曾经有一次,当主治医师问我ABG(动脉血气)的情况时,我完全不知道她在问什么,因为在哥伦比亚我们不用这个缩写。无独有偶,我的一个病人,是非英语母语人士,当时他想要吸入器垫片,我得努力地理解他的要求。但后来我发现,不懂没关系,但不懂装懂、抱着随他去吧的态度是不可以的。不懂就要开口问。

坦率地说,刚开始的一两周我真的不好意思开口,但很快就发现这是为病人和为自己把事情做好的唯一方式。 所以,别不好意思;无论从医生还是个人角度,海外就业都是人生中绝佳的成长机会。提出必要的问题有助于学习,但也暴露了缺点和不足。这会让他人感受到您和他们一样,都是普通人。

无论是早班查房还是与同事相处,我发现这个非常有用。不管是对实习医生还是主讲医师,只要告诉他们我真的想把工作做好,他们都会帮助我。因此,我的工作越发出色,学到了更多医学知识,对病人展现出更多的同理心,英语也提高了。

 

理文编辑 – 友情提示:寻求帮助或者希望别人解释完全没有问题,但因为不好意思问而做错事情却不行。有时候,我们真的需要举手提问。我承认这不容易。在压力大、节奏快的情况下,我有时担心自己会减缓病人的看病流程,但依然强迫自己去寻求帮助,结果是,我和我的病人都可以获得很好的体验。

 

思乡情结、文化冲击和适应能力

除了语言障碍之外,医学生留学和海外就业还面临其他挑战。最常见的两大难题莫过于思乡情结和文化冲击。我亲身经历过,如果选择出国的话,您有可能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思乡,是离开故土与温暖舒适的心痛之感。在最初的几个月,外国留学生普遍会感觉无所适从,因为周围充斥着陌生的风俗习惯、不同的语言以及吃不惯的饭菜。我也有过同样的遭遇。

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我就体验到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开我的家人和朋友那么久。我不得不舍弃家乡的舒适,而我的阅读也因缺少书籍而难以为继。 为了应对,我开始用英语写作,买了英语书籍,并且结交有类似经历的新朋友。同病相怜的我们,分享经历,彼此安慰。我还在锻炼和烹饪健康食物中找到了滋养身体与心灵的方式。随着克服各种困难,我终于在全新的生活环境中找到了自己的舒适区;然而,文化冲击却又是另外一种无以言表的漫长煎熬。

当一个人在国外生活,身体和心理上的无所适从就是文化冲击的表现。文化冲击有四个典型的阶段:蜜月期、沮丧期、调整期和接纳期。第一个阶段是蜜月期,表现为对新文化充满了积极的感受。不过很快,沮丧器就开始了,这是最为难熬的一个阶段,因为文化差异带来了负面影响,同时不满和不适感觉也会增加。逐渐的,在调整期,人们会逐渐熟悉并习惯新的生活环境。当人们成功融入新文化后,文化冲击的最后一个阶段——接纳期就出现了。在不同的时间、以不同的程度经历上述这些阶段是很正常的。

对学医的留学生而言,文化冲击可能更明显;因为他们经常要面对不同的病人与社交习惯、工作专业度以职场关系。我在纽约布鲁克林多信仰教会医院工作的时候,我就遭遇了基于种族的社会不平等带来的极坏影响,这是我在哥伦比亚没有经历过的。这主要体现在非裔和拉美裔美国人所遭受的医疗不平等、弱势群体无法享受心理健康关怀、基础药品的价格奇高。这确实帮助我了解了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美国和哥伦比亚的职场文化大不相同。哥伦比亚的职场文化倾向于坦诚相待,老师拥抱学生或者给他们发送信息都是家常便饭。而在美国,这样做却会让人蹙眉,同事之间似乎保持较远的社交距离,无论同性和异性都是如此。尽管我在同事关系方面并没有出现重大失误,但较远的社交距离还是让我有点吃惊,甚至有些不悦。这让我感觉真的很不舒服,我甚至想: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美国的行事风格就是这样。但最后我终于明白了,这在美国再正常不过了,只不过是我之前习惯的环境和现在不一样而已。

如果您是一名医学生,计划去海外学医或工作,出发前了解思乡情结与文化冲击,并想好应对方式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做能让您的医疗生涯更加顺利、更加富有成果。通过阅读了解一下留学国家的文化习俗、价值观念以及信仰。了解最为常见的一些留学情形,当地临床指南,并且其他留学生多请教。最后,保持开放的心态,充满同理心。我们都是普通人

两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与同事之间的隔阂几乎没有了,但依然无法像哥伦比亚的同事关系那样密切。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您的留学国永远不可能和家乡一样。

友情提示:回忆起来,我发现,有很多因素影响思乡情结与文化冲击,出国之前研究留学国及个人职位,可以有效地扭转这一局面。深入了解您即将前往的那个国家、地区或城市情况,深入了解您所需要的专业术语以及工作实践,以及当地人的交际风格。从最初的打招呼到对话时的社交距离,这些都是息息相关的。我建议,您可以从亚马逊上的人类学书籍或者弗罗默旅行指南上着手。

 

融入本土、文化敏感度和职场文化

国际医学生成功融入国外生活是一项挑战。融入本土涉及很多因素,与本人和周围的人都息息相关。有些因素您可以掌控,有些则不能。您能掌控的因素之一是文化敏感度,它对您能否顺利融入本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化敏感度是对不同民族之间文化差异的感知度,且不对其进行积极或消极的判断。在国外学医期间,较高的文化敏感度对您有很大的帮助,比如:增进同事之间的相互合作和彼此认同,更好地解读团队的共同目标并为之奋斗,带着文化敏感度来关怀病人。

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文化敏感度的重要性。我不仅在全新的民族文化下工作,还处在全新的工作环境,我的绝大部分同学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实际上,我团队里的国际留学生分别来自印度、韩国和南非。我的大部分病人即使与我拥有类似的非洲和拉美背景,但他们的文化却完全不同,已被纽约布鲁克林的城市文化所改造了。

我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多元文化,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既要保持较高的文化敏感度,又要学会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真的很难。有时候,我无法理解来自病人和同事的需求和期望,因为与社会文化背景不同的人相处很有挑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管有希波克拉底氏誓言(立誓拯救众生并严格遵守医业准绳),但我们都是普通人。如果病人或同事对您并不尊重,您就很对他以礼相待。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得保持文化敏感度,就像同理心、接纳感一样,是可以培养的。

尊重不同的文化,对文化差异持开放态度,会让您和他人之间的文化隔阂逐步化解。尽管无法左右他人的思想和行为,但善良和同理心总是能够让人去接纳而非怀疑和评判。

理文编辑 – 友情提示:培养文化敏感度,要从小事做起。 我的建议是,无论音乐、艺术、饮食,还是社交方面,都可以对新的体验保持开放的心态。例如,我从小就听昆比亚、巴恰塔等拉美音乐,但在赴美之前,我开始了解美国的布鲁斯、爵士乐、灵魂音乐和乡村音乐,让自己沉浸于“美国生活方式”。我来到纽约后,去了很多餐馆体验不同文化的食物风味。后来,因为我学习的是医学,我还尝试过针灸、穴位按摩等其他治疗体系的治疗方法,因为这些是某些文化下人们信赖的治疗手段,不同的病人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可以更好地了解他们所处的的治疗系统。

 

科学研究和论文发表

在校期间进行科研工作,对居留申请和职业发展都很重要。科研意味着您对医学充满热情和好奇心。无论是在校学习还是工作,都要毫不犹豫抓住科研机会。

在校学习期间,到医学系或科学系看看是否有招募海报,或和其他同学聊聊是否有其他机会。类似的,如果是在海外工作,与同事建立联系,寻求潜在的志愿服务机会。即使您所在的医院没有相应的工作岗位,您也可以利用空余时间到当地的其他医院寻找实习机会。

除了获得实践知识,医学研究助理工作会带来额外的好处。在科研培训期间,您会体验到当医学家是怎样一种体验,从更广泛的角度到自己兴趣点。实际上,在哥伦比亚参与肿瘤研究的经历促使我立志成为一名医生,并引领我来到美国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继续深造。

在校期间参与医学研究还有一大好处,您可以从主要研究员或研究生那里获得指导。就我自身而言,我的肿瘤学导师帮助我培养了对基础医学的批判性评估,增长了临床技术以及培养了成长心态。您的研究导师很可能会给您写一封推荐信,这对您申请居留或硕士课程有很大的帮助。

如何开始呢?第一步,确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项目。根据研究想法搜集相关的背景资料。确定一个和您当前科研水平匹配的课题。

邀请一位老师为您提供相关指导,科研项目的期望要合理。您还需要考虑到学业负担、临床工作和同学、顾问、导师的合作。

 

理文编辑 – 友情提示:即便完成了研究并发表了论文,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通过参加您研究领域的会议来分享知识和经验。参加这样的专业会议,可以提升演讲能力,获得工作反馈,增进和同行的关系。我不仅在Facebook和LinkedIn上关注仰慕的医院,而且还经常登录Meetup.com去了解公共健康事件。

 

职业规划

完成学业之后,就面临着不同的职业选择。大多数国际留学生都会选择回国,也有人会选择毕业后在国外工作。选择不同的职业道路取决于财务状况、求职动机以及个人偏好。

如果选择回国,您可能会经历逆向文化冲击,这是回国后重新适应家乡文化时的情感与心理不适。这很正常,需要付出努力和时间来调整。我花了几周时间重新适应哥伦比亚。多拜访家人和朋友很有帮助,但忙碌和时间似乎最有帮助。

留在国内的人或许永远无法真正理解您在国外的所见所闻。因此,即便他们可能会问问你国外怎么样,也不要期待他们会和您一样兴奋。他们没有在国外居住生活过一年半载,没有体验过海外经历丰富多彩的感受,所以,当你分享在国外的故事,而他们并没有觉得多有趣时,也不用低落。

另外一项建议是,回国后也要把留学经历中的探索精神和个人目标保持下来。尽管永远不能重新创造一个环境,但可以持续运用正向的经验。我在留学期间喜欢记录日常生活,回国后进行反思。过去的容易被遗忘,所以提醒很有必要。

如果选择回国,还有一件事情要注意:在很多国家,在海外学习的医师需要核验留学期间获得的医学院成绩单与学位,之后才可以在祖国行医的执照。提前规划这件事,避免出现尴尬的局面。在回国前寄出需要审核的法律文书,这样就可以在流程中快一步。

但如果喜欢留在国外,可以考虑攻读硕士学位,找一份工作或者进行志愿服务。总会有很多东西要学,在全新的、充满挑战性的环境里学东西能激发出最大的潜力。

 

友情提示:对于出国学医或在国外从事医疗工作而言,没有对与错的选择。它充满了无限可能:在发展中国家从事公共健康研究、在发达国家申请癌症研究经费。选择取决于哪条路让你最开心,并对于长远发展有利。我很早就想成为一名美国内科医师了,现在正在为第一阶段做准备。完成了内科医师工作之后,我将申请肿瘤学经费。

 

结语

出国学医带来更高维度的对全世界及文化的理解。让留学生更好的为不同文化背景的病人提供医疗服务,并掌握高效的跨文化交流技能,最终使医生带着同理心与尊重更好的去理解病人、与病人沟通、治疗病人。

出国留学会是人生中的出彩一笔,能够带来丰富的收获。你绝不会后悔这样选择。

 

 

作者简介

Carolina Severiche Mena博士是一名研究员、作者兼自由撰稿人。

目前,她和同事一起进行基因组研究。此前,她进行的研究包括血液肿瘤患者的死亡风险因素以及乳腺癌亚型分类。

她的著作《Paciente Oncológico En Cuidados Intensivos》(西班牙语版本)论述了为何严重的肿瘤患者因免疫力低下及复杂的治疗方案能够代表医学界的一大挑战。她拥有自己的推特账号,开设了医学博客,讲述自己从一名哥伦比亚医学博士到获得美国居留权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