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母语专家为您的论文保驾护航

自然出版集团开放获取调研带给我们的启发

自然出版集团开放获取调研带给我们的启发

 

过去的一个星期,作为“开放获取周”活动的一部分,自然出版集团公布了一项有关全球作者对于开放获取态度的调研结果。有30466位科研人员参与了这项由Palgrave Macmillan出版社开展的调查,其中23773人来自科学领域,5693人来自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他们都在过去三年中至少发表了一篇开放获取文章。完整和汇总的调查结果均可在figshare免费获取,这样后人可以对数据进行分析,有可能的话会从结果中得到一些有趣的见解。我们与科研作者合作多年,并且之前也针对中国科研作者做过调研,因此,希望借此机会分析一下调查结果并与我们的经验做个对比。第1部分单纯着眼于调查结果本身,第2部分深入研究了一些中国特有的现象及其对开放获取的发展带来的影响。

 

第1部分:Author Insights – 数据


选择期刊

 

根据自然出版集团的调查结果,作者在选择目标期刊时,首要考虑的因素仍然是影响因子、期刊声誉以及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但是如果单独看中国作者的选择,他们对是否容易发表以及期刊声誉的重视度要显著高于来自其他地区的作者。可悲的是,开放获取选择排名靠后,只有37%来自科学领域的作者(中国作者的百分比为0%)认为它非常重要或比较重要。

 

虽然这些结果似乎支持人们对于当前中国作者在文章发表过程中所面临的压力这一普遍印象,然而自然出版集团的调查结果却与理文编辑此前在丁香园和科学网所做的两项重要调研结果大相径庭。如上图所示,我们的受访者其实很关心他们的文章是否能投给相关的期刊,并且其中12%的人认为开放获取是他们首要考虑的因素。应当指出的是,我们并没有要求受访者提供他们对于开放获取的意见,只是询问了它是否是在选择期刊过程中的一个考虑因素。此外,我们的样本只包含311位科研人员,而自然出版集团的调查包含了1373个结果,这有可能是导致差异的原因之一。

 

选择开放获取而不是传统出版模式

 

尽管全球都在呼吁支持开放获取和数据共享,许多作者也声称他们选择开放获取的出版模式因为他们相信这可以使文章更多地被阅读(NPG调查结果: 40人/36%科学领域/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开放共享研究成果很重要(48人/42%),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很少一部分作者会只选择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文章(6人/3%)。事实上,根据本次调查显示的结果,在科学和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里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作者选择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个期刊只有开放获取这一种出版模式。

 

有趣的是,调查还问及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文章,受访者的两类回答值得关注。许多作者认为,他们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支付高额的开放获取文章处理费。开放获取文章每篇收费往往高达3000美元,这一现状着实令人吃惊不小。即便对于有科研经费并且包含了论文发表费用的许多科研人员来说,这笔费用也是相当之高。我们从很多作者哪里都听到过这个问题,而且在我们调查的中,有9%的作者都认为这是在期刊选择中需要首要考虑的问题。

 

不选择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另一个理由是,许多作者,特别是在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作者对开放获取期刊的声誉表示担忧,由此会影响人们对自己文章质量的判断。这种推断有些令人失望,许多世界一流的出版商和期刊自创刊以来一直都力挺开放获取出版模式,许多新的期刊如PeerJ 和F1000 Research也都围绕着开放获取推出了创新的出版模式。不幸的是,最近发生的事件,如《科学》杂志揭露的将一篇显而易见的欺诈文章投给开放获取期刊的“圈套门”事件,整个行业对于开放获取期刊的评价有所降低。开放获取的宗旨绝不是降低质量,因此对于这种出版模式声誉的挽救有赖于对科学开放信念的恢复。

 

对领域的了解

 

另外一组值得注意的调查结果并不完全和开放获取相关,而是有关作者对合适的目标期刊或选择将文章投到哪里的了解程度。这是理文编辑所特别关注的作者体验问题,许多与我们合作的作者以及参与我们调研的35%的受访者都告诉我们,期刊选择是在论文发表过程中最困难的任务之一。自然出版集团的调查结果也呈现出相似的结果,约有三分之一的作者难以确定目标期刊是否合适,甚至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期刊。有51人 - 64%的作者承认有可能有许多合适的期刊供选择,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在这篇文章的第2部分中,我们将深入探讨这些发现,仔细研究来自中国的调查结果会为开放获取的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启示。